高清电影下载
MP4电影、720P/1080P、中文字幕

我在后背纹了一副纹身后不断倒霉,老人说是我背不动这幅纹身。[1]

gsh_02_01

刺青,又名纹身,在战国时期被人们称作“涅”由最初的奴隶象征,演变成了一种时流与信仰,至今流传于世,未埋没,但也未盛行。
在前几天,我们县城搬来一家纹身铺子,大街小巷四处贴着广告单。
我在随手捡的一份广告单的抽奖区,撕出两张一折券。
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赵祀凯,得知我捡了一折券,赵祀凯就开始整日死缠着我,非要让我和他一起去做个刺青。
但我属于那种,有些呆板理性的无志青年,对这些非主流的玩意儿,我是一丝兴趣都提不起来。
连续几天的纠缠,再加上赵祀凯天花乱坠的一通撺掇,我无奈之下,就在昨晚答应了他。
那家纹身店名叫“骨中绣”,位处西大公园背面,比较冷清的一条街上。
刚走进去,一名约莫五六十岁,身着浅灰色衣装的老头儿就迎面走来,祥和的笑着打招呼道:“欢迎二位光临。”
我笑着应了一声,再没吭气,赵祀凯由于常年做生意的原因,比较活泛一些,就直言问:“老板,前几天传单上的一折券还能用吗?我们有两张。”
说着,赵祀凯从裤兜里取出一折券递给了老头。
老头扫了一眼,然后一脸诧异的看向我俩,说:“这一折券,在所有广告单里我仅仅安排了两张,你们运气还真不错,竟然全拿到了。”
闻言,我倒觉得没什么,赵祀凯就乐的不行

gsh_02_02

老汉服务态度挺好,没有因为用一折券而冷落我们,依旧堆着笑脸,从柜台拿出两本挺厚的图案本,递过来,“两位先选一下样式,等选好了再告诉我,我先去准备一下。”
末了,又加一句:“你们年纪不大,又是我这铺子的首位顾客,就叫我一声林叔吧。”
赵祀凯随口应了一声,立刻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兴致勃勃的翻看起图案本,我也跟着坐下,随手翻开本子,只是第一眼,我就被里面的一幅白裙舞女图给吸引住了。
几分钟后,赵祀凯很满意的取下一幅关公图,又凑到我跟前,问:“你挑了哪幅?”
我犹豫一下,下意识的指着舞女图,“就她。”
赵祀凯看了一眼,表情立刻变得精彩起来:“天靳,我还一直以为你和我家老爷子一样,是个古板的呆子,没想到你还挺有性格的!”
我清楚他的言外之意,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但心里也却总觉得有些怪。
我明明一向都不喜欢这一类,比较另类夸张的东西,但现在却怎么完全反常的挑了这幅,连赵祀凯都接受不了的舞女图!
放在平时,这绝对是我最不能接受的!
赵祀凯一脸奸笑的取下舞女图,和他的关公图一同交给了林叔。
“这个,是谁选的?”林叔扬了扬手中的舞女图,脸上有些诧异的问。
赵祀凯指着我:“是天靳的。”
林叔微怔了一下,又随即恢复笑脸,道:“行!我先把祀凯的纹了,舞女图比较繁杂些,天靳就先等等。”
我点点头,坐回沙发,继续观摩起那副栩栩如生的舞女图,赵祀凯则是跟着林叔进了小隔断。

gsh_02_03

不多时,赵祀凯一脸满意的走出来,我惊讶道:“这么快?!你纹在哪里了?”
“当然,林叔手法那叫一个老练,一看就是专业的,你快帮我看看行不行。”
说的同时,赵祀凯卷起体恤,露出胸膛上一副逼真的关公像。
我点点头,“行呢,只是纹在这里你给谁看?”
赵祀凯一脸无奈:“我家老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要是让他看见了,非得打断我一条腿不可。”
说罢,又摆摆手,催促一句:“快点进去,轮到你了,趁早完事我得赶快回铺子里看着。”
“急的话你先回去吧,估计我这个要花些时间。”
他老爹的厉害我可是不止一次的见识过,惹毛了,管你是谁照样得挨一顿揍。
“天靳,不愧是我的好兄弟,仗义!回头请你喝酒,那我先走了。”
待赵祀凯离开后,我脱掉上衣,光着膀子走进隔断。
林叔一脸笑意,问到:“想纹在什么地方?”
“后背吧。”应了一声,我主动趴在了躺椅上。
常叔挪开纹身用的机子,端来一盅黑乎乎的粘液,又从怀里取出一只长条木盒,打开后,里面摆着长短粗细都不一致的十枚银针。
难道林叔要用这些原始的玩意儿给我纹身?
我不禁蹙起眉头,问到:“林叔,现在纹身不都是用的纹身枪吗?你这里东西也挺齐全的,怎么还……”
不等说完,林叔就打断我,笑着摇摇头,义正言辞的回到:“舞女图是我骨中绣的镇店之作,所以我一直保持着传统的刺青手法,你放心,出来后效果肯定要比祀凯的强上几倍。”
见林叔一脸自信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尽管心里觉得怪怪的,但还是应承了下来。
林叔先挑了三枚比较细的银针,扎在我后背不同的位置上,并向我解释,这叫做定标,是用来控制纹身尺寸的。
接着,又用棉布吸了一点黑乎乎的粘液,轻轻的涂抹出舞女图的大致轮廓,然后才开始施针。
出乎我预料的是,林叔每一针落下,我都感觉不到半点儿的疼,反而后背一片清凉,比做针灸还来的舒坦。
渐渐的,一阵困意上头,我趴在躺椅上竟然睡着了,最后还是林叔一巴掌拍醒了我。
我从口袋摸出掉了漆的手机,让他帮我拍了张后背的照片,看了下,除了有些红肿外,纹身倒挺精致。
林叔脸色苍白,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,嘱咐道:“回去后,三天不准碰女人,不准泡澡,睡觉也只能趴着,三天之内,如果有什么异常或者不舒服的地方,记得第一时间来找我。”
趴着睡和不能沾水是情理之中的事,可不准碰女人就有些难以理解了。
我正想再追问几句,但见林叔脸色有些不好,就跟失血过多似得,难以掩饰的虚弱,就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。
两幅纹身,打完折扣后,我只付了一百块钱,林叔收下钱,强撑着笑脸把我送到门口。
推开门,我才震惊的发现天已经朦胧黑了,看了一眼手机,已经是傍晚八点多。
我竟然在躺椅上足足睡了七个小时!
也就是说,我后背的舞女图,是林叔不停歇用了七个多小时才纹上去的!
怪不得他脸色那么难看。
想到那张皱巴巴的一百块钱,我心里登时有些过意不去,打算在三天后,不管有事没事,都得买点什么东西来看看他,也算做是一番答谢了。

tip
erweima00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星空互动 » 我在后背纹了一副纹身后不断倒霉,老人说是我背不动这幅纹身。[1]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