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清电影下载
MP4电影、720P/1080P、中文字幕

我在后背纹了一副纹身后不断倒霉,老人说是我背不动这幅纹身。[2]

gsh_02_01

西大公园的这条街比较偏,所以一时半会也打不到摩的,出租车就更别提了。
我只好提着外套,步行往家走。
“呜呜呜……”
在拐弯的地方,我恍惚间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啜泣声。
顺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街角蹲着一位蜷缩着身子的老婆婆,她跟前还放着一个火盆,火光一闪一闪的,将她布满沟壑的脸庞映出几分诡异。
大夏天的,谁闲的在大街上烤火?
难道是近期新闻上报道的,那位走失的智力障碍老人?
一想到电视上,那因为丢失母亲,而哭的死去活来的女孩,我心里不禁生出几分苦涩,想也没想,就大步的朝老人走去,打算问个究竟。
“徐天靳!”
刚走了几步,身后突然传来赵祀凯的惊叫声,我立刻止住脚转身看过去。
赵祀凯正骑在那辆破摩托上,一脸怪异的紧盯我,颤着声,说:“徐天靳,你快给我回来,千万别做傻事!”
闻言,我不禁蹙了一下眉,疑惑的看了眼赵祀凯,不明白他又在玩什么花样。
赵祀凯见我怔在原地,一声不吭,立马小心翼翼的从摩托上跳下来,边慢慢向我移动着步子,边语气发慌着安慰:“天靳,有什么话好好说,千万别跳下去,你好好想一下,你死了,让伯母一个人怎么活?”
说的同时,赵祀凯的眼睛还不时的往我身后观望。
见状,我心中越发觉得奇怪,就转过身往后看了一眼。
这一看,登时把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声,又连连往后退了几步。
哪还有什么在街角烤火的老婆婆!
我分明是站在一座高桥边上,并且再往前走一步,就会立刻掉进十几米高的干河里,就算摔不死,也得落个半身不遂的下场!

gsh_02_02

赵祀凯立刻迅速的跑过来,拦在我跟前,怒吼一声:“天靳你疯了!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跳桥?!”
我脸色有些苍白,支吾着把之前的所见所闻,全都告诉了他。
听完后,赵祀凯更加淡定不下来,双眼紧紧的盯着我,“你真的不是要自杀?”
我郑重的点点头,心中一丝不好的预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
“我猜你应该是撞鬼了!”赵祀凯常年与古董打交道,对这些鬼怪之谈一向深信不疑。
我虽然一直不信鬼神,但现在除了撞鬼,好像再没有什么说法可以解释的通这件事。
回过神,赵祀凯急忙一把拉着我坐上摩托车,一路往他家古董铺子驶去。
幸好今天是乡下赶集的日子,县城一些有商铺的街道,还有不少行人来往。
见到人群后,赵祀凯这才松了一下油门,放慢了车速。
我也长呼了一口浊气,说:“放我下来吧,一天没回家,我老妈该担心了。”
赵祀凯并没有停车,目视前方,边对我说:“不行,这件事太蹊跷了,你先跟我去铺子,让我爹帮你看看是咋回事再说。”
其实我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,再加上赵祀凯他爹的确会些阴阳之术,就一口应了下来。
到了古董一条街,赵祀凯把摩托车停在竹棚下,带着我去了他家铺子。
见到赵父后,赵祀凯急忙把方才发生的事情一口气说完,又追问一句:“爹,那东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对天靳下手?”
赵父瞪了一眼赵祀凯,又绕着我走了一圈,才缓缓说:“脏东西一般来讲,是不会随意害人的,除非是人在无意间冒犯,或者故意招惹了它们。”
说罢,又沉声问我:“天靳,你好好想想,最近有没有去过坟场,或者是死了人的不吉之地?”
我当即肯定的摇摇头,这几天我都和赵祀凯在一起,根本没有去过什么死了人的地方。
至于坟地,现在即不过年又不逢节的,我再不信邪,也不可能去那种地方找晦气!
得到我的回答,赵父的脸色更加凝重了几分,随即从怀里摸出一只红木罗盘,四下试探了一番,最后目光顶格在我身上。
而那罗盘的木针,也直指着我,不轮赵父怎么晃动,都不偏移一分。
“怎……怎么了……赵叔……”
我被盯的心里一阵发虚,就跟一丝不挂的站在大街上,被人看遍了全身一般。
赵父收回罗盘,背着手冷声说了句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我怔怔的点点头,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起来,待我脱掉上衣,光了膀子后,赵父看了一眼我的后背,脸色登时就黑了。
“这血绣,是谁给你纹的?!”赵父目光凌厉的看向我,一字一句的问到。
我急忙报出了“骨中绣”并把林老用传统手法刺青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,唯独隐瞒了赵祀凯也纹了身的事。
见赵父紧皱着眉头,不言不语,我忍不住问了句:“赵叔,这刺青有什么不妥吗?”
赵父脸色又冷了几分,反问:“他用死人血当墨,你觉得妥不妥?”
死人血?!我心中大惊,我与那林叔无冤无仇,他为什么要用死人血给我纹身?

gsh_02_03

我再也无法镇定下去,轻微的哆嗦着嘴唇,问到:“赵叔,您有没有办法,帮我把这纹身取掉?”
赵父垂下眼眸,遮掩掉眼中的神色,叹了口气,说:“以我的能力,暂时还办不到。
如果我没看错,这死人血应该是从一名怨死的,阴年出生的女子体内提炼出来的,所以阴气极重,虽然不到一天时间,但却已经在你身体里扎了根,想要治标治本的彻底取掉,只能去找系铃人。”
“找林叔?”我惊呼一声,同时心中猛的一沉,他既然会对我下手,那就说明,他是存有目的性的。
目的没达到,他又怎么会帮我拿掉舞女图?也许,他就是单纯的想要害死我。
回过神,我有些失魂落魄的向赵父道了声谢后,便神情恍惚的走出了铺子。
“天靳,等等!”
赵父突然喊了一声,追出来,郑重的交给我一块方方正正的檀木,说:“你现在自身的阴气极重,如果不压制住,很容易招来孤魂野鬼索命,那个烤火的老太婆就是一个例子。
这块檀木,是我在古董摊上淘到的明朝时期,衙门所用的惊堂木,虽然只有一小块,但辟邪增阳气的作用却一点都不弱,你千万要戴好,绝不能丢了,等明天天一亮,你就去找那个姓林的,问清楚害你的原因,不管他要什么,你都答应他,只要能保住性命即可。”
说罢,赵父犹豫一下,又坚定的补充到:“如果姓林的仍然不愿意罢手,那你就来铺子找我,我们再一起想对策,这二十年的‘赵叔’我绝对不会让你白叫!”
闻言,我强扯出一丝笑意,说了句:“嗯,谢谢赵叔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到家后,只见母亲坐在桌子前,神色有些疲倦,但仍旧不忘时不时的用手驱赶偷爬饭菜的蚊蝇。
见我回来,母亲急忙从凳子上站起来,边嗔怪数落着,边迅速的端起两个已经放凉了的菜盘,拿去厨房加热。
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,我心里不禁五味杂陈,从进门的那一刻,我就做好决定,不把刺青的事告诉她。
吃过晚饭后,我主动收拾清洗掉碗筷,母亲困的熬不住,擦完桌子就回房间睡觉去了。
我坐在椅子上,脑海里全是林叔给我纹身时的样子。
算是,想了也是白想!我使劲摇摇头,索性再不去想这件事情,但今晚肯定是睡不着的,就只好打开老电视,随便选了个武侠剧消磨时间。

tip
erweima00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星空互动 » 我在后背纹了一副纹身后不断倒霉,老人说是我背不动这幅纹身。[2]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