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清电影下载
MP4电影、720P/1080P、中文字幕

结婚前梦到老公说让我保重,新婚夜他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【1】

11140005473de07001f5

最近我常常会梦到老公对我说,让我自己保重。
他说,他要去很远的地方不能兑现诺言,陪我走完一辈子了!
他在的地方很黑很暗,很阴森恐怖,周围好像还有看不清的人影走来走去的。
我问他要去哪,他却只是用伤心的目光看我,宠溺的摸着我的脸很不舍,却什么也不说的对我笑了。
决然离开的背影,让我有些茫然。回过神哭喊的追上去让他等等我,眼看着要追上了,脚下却变成了万丈深渊而吓醒了……
“老公!”我气喘吁吁的看了眼身侧,被子已经整整齐齐的叠好,不知道何时他已经上班了。
我长长的吐了口气,原来是做恶梦!
看着床头贴了张留言:老婆,我去上班了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记得吃!
旁边还画了个笑脸,看着那笑脸我有些失神的笑了,自从结了婚他好像变得懂情趣了。
我的老公是个很勤奋的刑警,叫曜钟琪。虽然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,却不是内部的文人,而是经常跟着去前线的练家子。
在我刚刚认识老公的时候,婆婆就劝我让我有空使使小性子,把老公说服做文职。毕竟,没有哪个当妈的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整天面对枪林弹雨的。
我也试过提这个,可惜我嘴笨最后还是被人家说服了。
就连我们结婚当天,他还被领导在婚礼上拽走执行任务去了。
后来我才知道,我们之所以把婚礼提前举行,也是为了配合他们破案的,现在想想都挺无语的。
婆婆为了这件事情,到现在还在生气,母子两个说话不咸不淡的冷战状态。
不过,提到结婚那天,我现在还心有余悸。
走的时候是帅气的新郎,回来的时候却浑身是血,把我吓个半死。
我想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,他却说那是别人的血。
甚至怕婆婆知道,说不吉利的话。任性的只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,就换上干净的衣服带我度蜜月去了。
我们出去玩了五天,回来到现在我还有些没有适应,他却已经去单位报道了。
吃过了早餐换衣服下楼,今天不是上班,所以并不急着坐车。带着几分喜糖给班上的朋友,也顺便去新剧组报道,虽然是个小角色,能露个脸我就知足了,毕竟我只是剧组后期配音的演员,演戏不是我的主要工作。
在经过一个地摊前,被一个看相的算命人叫住了。
我从不信他们说的那些神鬼之说,所以对于他们这些靠着嘴巴骗钱的人很没有好感,哪怕是个六七十岁的瞎老人,顶多就会可怜一下。
直言的拒绝道:“对不起大爷,我不信命。”
老爷子没有因为我直觉拒绝,生意泡汤而失望,反而呵呵的笑了,摇头道:“我没有说要给你看像算卦,我只是想好心的提醒你,你被鬼缠身了。”

1069000725c089c095d3

鬼?我听了先是一愣,随即笑了。青天白日哪来的鬼?净扯蛋!
在剧组,祭奠的土地神的仪式也不是没有参加过,不过我却从来不信这个。
在我看来,戏剧这东西除了需要好的剧本编剧之外,最重要的是演员的演技,祭土地不过是图个心安而已。
不由得冷笑,心里想:好心提醒恐怕只是第一步吧!若是我信了,你不就会不断地挖坑等我跳,然后骗钱吧!
信你就是傻子!
“大爷,我知道这年头算命钱不好挣。但您骗错对象了,我老公是警察。看您岁数一大把,还是别吃这碗饭回家吧。”虽然我的话有些无情,但我也是好心提醒他而已。
盲眼的大爷也并没有因为骗局被错穿就害怕,而是摇头叹声道:“信不信由你,你的印堂出聚拢了一层阴气再明显不过,这就是被鬼缠身的证明了。对他和你而言,今天是个劫数。今晚他若离开不再纠缠,或许还有一线希望,若是没走,恐怕就不好办了!”
手紧紧地拽着背包的皮带,可能是最近总做那个梦的影响,被他说得心里毛毛的,无意识间竟然真的信以为真了?
甩了甩头,骂自己立场不坚定,竟然被个盲人骗子忽悠了!
“我只是不想你这样的好姑娘,年纪轻轻的成为死人的祭品。若是今天依旧缠着你不放,你恐怕将会今生今世都没有办法逃出他的魔掌了。”盲眼大爷似是知道我的态度,费力的睁开尽是眼白的双眼,惋惜地说:“命啊,或许就是因为你们注定有一段解不开的孽缘在吧。”
“您到底要说什么?”我怎么越听越玄乎呢?什么叫孽缘?
“你还不懂吗?这孩子因执念留在世间,如今又得到了你,恐怕就更不愿意离开了这个世间了。人有怨念,鬼有执念,念由心生,一念成魔,一念成佛。他会成魔还是成佛,就看你怎么决定了。”
什么乱七八糟的?真要是有鬼,我也是受害者好不?怎么又说看我我怎么做?
听得瘆的慌,好像真的被鬼缠身了一般,脖颈后都凉飕飕的,莫名的有些害怕。
疑惑的看了眼老大爷,甩头,气的在心里骂自己,严青青,你个蠢货,竟然相信外人妖言惑众!
“唉!真是个固执的孩子。这个给你带着防身吧,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。你若不信,今晚把这个纸包放在卧室的门框上,子时一到真假自会见分晓。”老大爷对我固执的态度深表无奈,从怀里取出了个黄色的纸包塞在我的手里,拿着探路棒摸索着往前走去。
低头看着手里的黄色纸包,攥在手里迟疑却没有扔掉。
抬起头再去人群中寻找那个老者的身影,发觉他已经消失在了人潮中。
虽然是个小插曲,但却让我的心没有办法再平静了。
在经过一家超市前,心乱的难受,打算进去买瓶凉水喝,顺便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胡思乱想。
在给钱的时候才发现,我竟然邋遢的忘了家门的钥匙了。这忘东忘西的毛病,好像改不掉了。
拿出手机习惯性的打给了老公,打了几遍都是无人接听。
我想或许是出去了,手机忘在办公室了。就挂了电话,拨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。
很快就被人接听了,听动静是他的好兄弟聂明。
“聂明?我是严青青,钟琪在吗?让他接下电话,我有事找他。”
“咦?嫂子?琪哥伤好了?我今天没有看到他来局里上班啊?”聂明语气里充满了诧异。
“受伤?他什么时候受伤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我听了心里一紧,脑中闪过结婚当天,钟琪血染长衫的样子。
“就是你们大婚那天啊?我们出警,匪首在逃跑的路上被我们抓了个正着。琪哥为了保护队长,中了枪。不过半路从昏迷中醒来后非说自己没事,我们都担心坏了……”
他的话还在继续说着,我却已经听不下去了。
大脑一片空白的愣在了原地,受伤,血衣,难道……

1069000725e1c1e98df1

“喂,喂,嫂子?”
在走神的时候,电话那边传来了聂明的大声呼叫,我这才回过神来,心里困惑不已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安抚他说:“我在听,钟琪确实没什么事,他知道会出警所以穿了防弹衣。只是在和歹徒搏斗时震到了头才会晕的,伤的不严重。”
“奇怪,我明明看到他中枪了,难道是我看错了,那血不是琪哥的?没受伤就好,还是琪哥鸡贼,当新郎也不玩了把装备穿齐全!”聂明喃喃了句,之后的语气放松了不少,乐呵呵的挂了电话。
离开超市走出来站在阳光下,只觉得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,脊梁骨凉飕飕的。事情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诡异了?
钟琪有没有穿防弹衣,当然没有,因为在化妆间的时候我看到过他脱衣服,只是新郎那一身行头。
可聂明说他受伤了,是同房时候,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他有受伤的迹象,伤口又去哪了?都是警校毕业的,经过特训的人怎么会看错?聂明没必要和我说谎的!
走着走着顿住了脚步,我怎么回事?为什么总是把事情往这件事情上怀疑,钟琪活的好好地,我在想什么?
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,我惊讶的回头看着他,吓得后退了一步。
钟琪诧异的望着我,被我的举动搞得有些困惑,随即微笑着的问:“青青,你怎么了?脸色好难看!”
未完待续……

tip
1478678644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星空互动 » 结婚前梦到老公说让我保重,新婚夜他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【1】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