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清电影下载
MP4电影、720P/1080P、中文字幕

我是一名洗车工,一天半夜,洗车店里开进一辆灵车【2】

lche1

之后的几天,我每天都是胆战心惊,特别到了晚上,生怕那个女鬼再来找我,但女鬼好像真的是被那老头给吓唬跑了,接连几天都没发生什么怪事。
这期间,我有事没事就跟老头搭话,但一到这种时候,那老头不是自言自语,要不就根本不理我,好像那天晚上他根本没帮过我一样,还好墙壁上那行字还清晰可见,否者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那天晚上的事是不是错觉。
又过了有一个礼拜左右,我妈和我爸来看我,这是我被关起来后他们第一次主动来看我,我跟我爸妈的关系比较冷淡,我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我爸强扭硬拽把我抓到精神病院里的情形。
我忍着怒气和他们说话,聊了几句,我才知道我原来还是亲生的,我妈还是心疼我,想把我带出去,现在只是来试探我的。
我也识趣,不再和他们聊那些鬼鬼神神,下午,他们就带着我出了院,外面的空气确实比里面清新多了。
回到家我突然想起来,要是那女鬼又来找我该怎么办?这次那疯老头可是不在了。
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小心翼翼地关好门窗,把门反锁,但在我睡着以后,我总感觉走廊上一直传来“踢踢踏踏…”的脚步声,而且好像有人一直在摸我的脸,当时就给我吓醒了,一晚没睡,好在没出事。
第二天我就跟我妈说了昨晚的事,我妈看我那眼神简直就是看精神病一样,她让我别说这种话了,否者我爸肯定会再给我送到精神病院里去。
我知道和他们说没用,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从窗户偷溜出去,在外面的宾馆开了个最便宜的房间,手机关机,然后舒舒服服地在里面睡了一晚。
睡醒后打开手机,十来个未接电话,全是我妈打来的,我回拨过去,我妈哭着接起电话,说她正在警局里准备备案,我说我没事,不用备案,我妈同意了,然后叫我赶紧回家,说家里出事了。
回到家里,门刚开,我就看傻了,客厅的地上全是摔碎的瓶瓶罐罐,家里的东西都给人砸得满地都是,我火气一下就上来了,难怪我妈说出事了,这是给人打劫了啊。
我对我妈说,就是这件事你才去警局备案的?我妈却摇了摇头,说她昨晚见鬼了。
我听完一愣,忙问是怎么回事。
我妈说昨晚她睡觉后听到我房间里老有动静,以为我在里面发神经,她就出来看,结果我房间里根本没人,这时候客厅的瓷碗就莫名摔在地上,她开始以为闹老鼠,拿着扫帚准备过去的时候,突然又是一个碗摔在地上,这之后接二连三,家里的东西不停摔碎,我妈一个女人家的,我爸又外出公干了,她当时就吓得躲到房间里缩了起来,第二天出来一看,家里跟被抢劫过了一样,我又不见了,她就去警局报案了。

lche2

听完后我问我妈还有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东西,我妈说没有了,但她呆在自己房间的时候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处偷看她,加上客厅不停传来“乒乒乓乓!”的声音,弄得她一晚上没睡。
我心想这不妙啊,是不是那女鬼找不到我就要把我家砸了啊。
我回到房间里,想看看自己的房间有没有也被砸烂了,进去一看,发现我的房间倒是干净地很,不过床上的被子不知道为什么是摊开盖着的,我记得我出去前明明是叠好了才对。
我上去拉了下被子,发现床单上被印上了四个大字,“周明,等我!”这四个字像是被红墨水染在我的被单上一样。
我吓得直接把被子丢在一旁,我妈听到屋里的动静,走过来问我怎么了,她刚进屋,就被床单上的大字给吓得摔在了地上。
“这…这啥呀…?”我妈害怕地问。
“闹鬼了呗!”我又害怕又气,之前跟你说我见鬼了你不信,现在该信了吧。
快到晚上的时候,我爸回来了,他是接了我妈的电话后急忙从外地赶回来的。
家里已经被收拾地差不多了,我妈跟我爸说了晚上的事情,然后把我那个染红的床单给他看了下。
我爸沉思了一会,问我怎么办。
我说之前在精神病院的时候遇见一个老头,他帮我吓跑过一次鬼,兴许他能帮我。
我爸带着我和我妈来到精神病院里,想找那个疯老头的时候却被告知疯老头昨晚从精神病院里跑了出去,现在还没找到呢。
我想这精神病院封闭地这么严实,大门总是关着的,这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是怎么跑出去的,难不成他真是钟馗,会法术吗?
找不到老头我们也没了办法,回家后我爸给二叔打了个电话,二叔说他认识一个专门给人看命算卦的老头,让我去找他。
二叔说的老头姓陈,名叫陈德发,是玉田村有名的神算,据说年轻的时候是个道士,能抓鬼,后来给猛鬼弄瞎了一只眼睛,就收拾包袱回了乡下,给村里人算起命来,不过这陈德发却有个怪毛病,就是不是什么人他都帮算,只有遇见有缘人他才会帮你算上一卦,如果没了这缘分,就算你出黄金万两,他也是不给你算,至于这什么才算有缘人,就得看陈德发自己的心情了。
二叔让我去的时候一个人去,说陈德发一次只见一个人,然后见到陈德发就报我二叔的名。
他告诉了我陈德发家的地址,怕耽搁时间,我立马就启程了,到了与田村的时候天都黑了,我按照二叔给的地址找到了陈德发的家,他家不大,就一个小小的两层小楼,我走到大门口,敲了敲门。
没一会,出来一小男孩,长得虎头虎脑的,估摸过去也就七八岁左右,他开门就冲我说:“我爷爷今天不算命了,你明天再来吧。”他爷爷大概就是陈德发了吧。

lche3

我心想这可不成啊,这事要是不处理踏实了,我晚上可睡不着。
我腆着脸求小男孩,还说要给他买糖吃,软磨硬泡,可那小男孩就是板着脸说不,本来看着挺可爱的一个孩子,现在看起来跟个小夜叉似地。
这时我想起来,二叔说见到陈德发就报他的名,我跟那小男孩说:“小弟弟,哥哥真的有急事,你看要不这样,我二叔叫李顺,是他让我来找你爷爷的,你给你爷爷说一声,看下能不能通融一下。”
那小男孩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。
“好吧。”
说完,他就关门进屋去了。
过了一会,那男孩开了门露出一个头来说可以进来了,我心里一喜,想这二叔啥本事这么大,报他名就能请得动这么个顽固的老头。
小男孩引着我上了二楼,来到一间小房间里,对我说他爷爷就在里面,让我先敲门再进去。
我敲了敲门,屋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我推开门进去,只见陈德发正坐在床上看书,见我进来,他才放下手里的书,看着我说:“说说看,你出啥事了?”
我就把这几天发生的怪事全都跟陈德发说了,陈德发听完后点了点头,嗯了声。
然后把叫了声小波,外面那个小男孩摇摇缓缓地跑了进来,陈德发要小波去拿一根柳条,一脸盆的水进来,小波点了点头就出去了。
我问陈德发我是不是遇鬼了。
陈德发点了点头,然后莫名其妙地笑了下说:“你小子挺有艳福的,那女鬼明摆着想要占有你啊。”
这话咋听着那么奇怪,我问了句:“占有我?是什么意思?”
陈德发伸出枯树枝一样的手在我脑袋上打了一下:“这么浅显还听不懂,那女鬼想占有你,就是说她要占有你这具身体啊。”

tip
1479370579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星空互动 » 我是一名洗车工,一天半夜,洗车店里开进一辆灵车【2】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