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清电影下载
MP4电影、720P/1080P、中文字幕

我是一名洗车工,一天半夜,洗车店里开进一辆灵车【4】

lche2

我屋里有鬼?什么情况,之前陈德发不是说那女鬼受伤了今晚不会来了吗?
面前的老头一反之前在精神病院里疯疯癫癫的模样,他说:“之前那个老头是骗你的,他是想夺走你身上的阳气,你别信他的。”
陈德发是骗我的?疯老头的话让我一愣,这都什么跟什么,一个是救过我一命的神经病,一个是饱受好评的老道士,我该信谁?
我理了理思绪问:“你说陈德发是骗我的?为什么这么说?”
疯老头哎呀了一声,拉着我的手就要走:“我骗你干嘛,要是那老头想帮你,他昨晚就该把这件事解决了。”
“可…”刚准备开口说话,我突然停住了,一想,这疯老头是怎么知道陈德发的事情的?
我连忙把手抽开,狐疑地看着那疯老头。
疯老头被我看得毛毛地问:“你愣着干啥?等死吗?还不快跟我走?”
“慢着!”我打开疯老头伸过来抓住我的手。
“你之前不是说你出院后要给我一张符咒辟邪吗?你还没给我呢。”
那疯老头听了我的话后一愣,然后恍然大悟道:“对了对了!我差点忘了…”只见他把手伸到背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就掏出一张黄符给我递过来。
在这间隙,我一溜烟跑回家里,关上门,然后把陈德发给我的幡旗拿出来握在手上。
这疯老头肯定是假的,之前在精神病院里,他哪有说过出院后要给我一张符咒辟邪,而且这疯老头,从没这么正经地跟我说过这么长一段话。
门外传来疯老头“啪啪啪!”的敲门声,边敲还边喊:“小子,你快开门啊,你屋里有鬼,我不骗你,快出来!”
“你这鬼东西,别想骗老子,你要是敢进来,我就咬破中指跟你拼命!”我大声一吼,外面就没了动静,好像疯老头从没出现过一样,我就这样握着幡旗,紧张地堵在门口,过了有大概半小时,我妈从客厅经过看到我在大门口,她问我站在那干嘛,我想都过这么久了,那鬼东西应该也走了吧,就跟我妈打了个哈哈回房了。
回到屋里,我摸了摸口袋,发现疯老头给我的那张黄符已经变成了一团黑灰,果然是假的!
我拍了拍裤子,手里拽着陈德发给我的黄符就躺到了床上,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这一晚我睡得实在是不踏实,我梦到了那个疯老头,疯老头拉着我一直跑,还说我身后有鬼,我在梦里被疯老头拉着跑了一夜,早上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汗,腿脚发软,好像真的在外头跑了一晚上一样。
我一大早就来到陈德发家跟他说了昨晚的事情,陈德发想了想说:“那女鬼肯定已经知道你手里有引魂幡的事情了,看来今晚的计划应该是要泡汤了。”
我问他那该怎么办。
陈德发摇了摇头说:“这就难办了,如果那女鬼执意要对付你的话确实不好办,毕竟我也不能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保护你。”
陈德发又想了想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黄符递给我说:“这张黄符你拿着,下次如果再碰见那个女鬼就定住他然后来找我。”
我说那我们不去抓她了吗?
陈德发点了下头说:“她失败了几次我想应该会放弃了,毕竟人家也不会傻到在一棵树上吊死,如果她还来找你,你就来找我,我既然说了会帮你处理,就会帮到底。”
回家后我战战兢兢地在家里呆了几天,哪都没去,整天窝在房里,好在也没发生什么怪事,但我总觉得自己成天腰酸背痛的,就买了些筋骨药来贴。
日子也渐渐平静下来,原本我还真以为没事了,结果一天中午我突然接到一通电话,是刘哲他爸打来的。

lche1

我一开始还纳闷呢,刘哲他爸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,后来一问才知道,是二叔跟他说的,刘哲他爸告诉我说这两田刘哲的墓地发生了怪事,让我赶紧来看看。
我想啊,这刘哲的墓出了怪事为什么找我啊,我又不是什么风水先生,但转念一想毕竟这刘哲的死跟我还是有一点关联的,我就应允了下来。
刘哲的老家是白头村,就在玉田村的隔壁,相差不远,就一条大路的距离。
刚进村,我就发觉村子里的气息有些古怪,按理来说,平常这种大中午的,村口肯定有很多小孩跑来跑去玩耍,但今天居然安静地狠,甚至连狗叫声都没有。
按照刘哲他爸说的地址,我找到了他们家,敲了敲门,一个中年妇女哭丧着脸走出来给我开门,是刘哲的母亲,我跟她说我是周明的时候,刘哲母亲眼神里明显闪过一丝恐惧,她让我赶紧进屋,要给我看一个东西。
走进屋里,我就看到了刘哲他爸正坐在椅子上垂着脑袋抽烟,之前刘哲来上班的时候他爸有来接过他。
我叫了声刘叔,他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,冲我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抽手里的烟,我心想这刘叔搞啥,明明是自己叫我来的,还故作深沉。
这时,刘哲的母亲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叠红色字条,上面每一张都写着,周明救我!
我说这是哪来的,刘叔丢下手里的烟头,踩灭了后站起来跟我解释。
刘哲头七那天刘叔去给刘哲扫墓,在他的坟旁边捡到了这张纸条,开始刘叔还没当回事,但后来开始,刘叔每天都能在刘哲的床头发现这些字条,刘叔也不知道字条是哪来的,就找了村里的端公,端公说这是刘哲的坟遇到脏东西了,于是就让大家把刘哲的坟给挖出来,村民们把棺材倒腾出来一看,这刘哲的棺材里居然还躺着一个女人,当时就把那个端公吓得断气了,在场的村民都吓傻了,说刘哲家撞鬼,到现在都不敢随便出门。
难怪我早上一户人家都没看到,原来是这个原因,我这样想着,问:“既然端公都处理不了的事情,找我能有什么用啊?”
刘叔听到我这话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说现在他们也想不到办法了,刘哲的棺材还没埋下去,只能找我来帮忙了。
这一跪我可是要折寿的啊,没办法,我只能先答应下来,把他扶起来,然后想着可能真的是撞鬼了,就给陈德发打了个电话,说明了情况。
陈德发告诉我,让我去看看那女尸是否是之前我见到的那个,如果是的话,再跟他讲。
我问刘叔,那女尸长得什么模样,刘叔只说那女尸穿着个红衣服长得挺好看的,但他不敢细看,没办法,我只能去现场看一下,刘叔说他也要跟我去,我急忙同意了,这要是让我一个人去,我还不乐意呢。
我们俩一人扛了把锄头就上山了,到了半山腰,我一眼就看到了十来米外翻在外头的棺材。
我和刘叔慢慢凑了过去,我越靠近棺材,越能闻到一股腐臭味,到了棺材旁,我捏着鼻子瞄了一眼,果然看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尸正面朝上躺在一具尸体上,显然下面那具尸体就是刘哲的。
我问刘叔棺材是什么时候挖出来的,刘叔告诉我说是昨天中午。

lche3

我凑上去仔细看了看,顿时吓得有些不知所措,这具女尸就是之前那个遗照上见过的女人,而且奇怪的是这具女尸的身体居然没有一丁点腐烂的迹象,面色红润,跟个正常人一般,同下面那具刘哲腐烂得见骨的尸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我给陈德发打电话,发现没信号,跟刘叔说了声,跑到山脚下有信号的地方给陈德发拨了过去。
陈德发接起电话我就跟他说了这件事,陈德发听完没有任何犹豫,冲着电话大喊:“这是养尸啊!你们快跑!”
我听了陈德发的声音心里一疙瘩,我从没见过陈德发如此急躁过,忙问:“什么意思?”
陈德发大喊:“那人用别人的尸体拿来养这具女尸,昨晚刚下过雨,棺材受了潮,那尸体很快就会尸变了,你们快跑!”

tip
1479370579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星空互动 » 我是一名洗车工,一天半夜,洗车店里开进一辆灵车【4】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